今天是: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交流

居安思危 有所作为--2017年4月商学院形势讲座

来源: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2017-05-16 15:24:38

                 居安思危  有所作为

                              形势讲座(提要)

秦宣仁

什么是当今世界大势和时代潮流

二、大国外交角逐新格局正在形成

三、中国的大国情怀和鲜明的外交哲理

四、中国周边环境复杂深邃,充满各种大国和国际因素

五、中国如何布阵对外关系格局

六、中美会走向战火对决吗?

七、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武力统一”到来了吗?

八、认清自己,不懈怠、求实干 

 

目录

一、什么是当今世界大势和时代主题?

“浮云遮眼,误判形势;乱花迷眼,情绪冲动”;

认清世界大势:世界主题及人民心声;

判断形势要分清整体与局部、主流与支流;

“强权与霸道、扩张与傲慢”仍有能量;

相互依存、相互包容、和平共处、合作共赢是大势;

中国外交亟需战略视野;应从战略层面理解“韬光养晦”(“低调行事”)。

二、大国外交角逐新格局正在形成

中、美、俄三足鼎立之势不可避免;

“美国第一”始终是美国的战略目标;

中美关系至关重要,攸关国际全局;中国坚持“斗智、斗勇、不斗气,还要斗而不破”;

中方提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增信释疑、聚焦合作、互利共赢”——新型大国关系;

俄罗斯是靠扩张起家,有史料为证;

普京的底气来自军事实力、俄式民族主义、国民的凝聚力、强悍风格、行事果断;

俄外交内涵归纳为四个字:扩张、傲慢;

崇拜沙俄,不能正确对待历史;

中俄关系是互有需求、相互借重、结伴而行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在俄的外交天平上,美欧才是重点,中俄关系存在局限性;

历史是面镜子:以史解史,方知国是;以史照人,可知其人;以史为鉴,让人清醒;

力争维持中俄友好关系10年、20年,对双方都有好处;

三、中国的大国情怀和鲜明的外交哲理

世界史上四大文明古国之一;秦汉以来三次盛世;

当下“中国正走近世界中心”;

中国多次调整对外政策很有成效;

主张构建人类利益和命运共同体;前提是和平共处、相互包容;路径是互鉴互学、互联互通、合作共赢;

四、中国的周边环境复杂深邃,充满大国和国际因素

基辛格对中国周边环境的评估;

邻居多而国情复杂,历史恩怨积淀也多;

建国以来中国介入九次战事;周边有七支强军;

南中国海多数岛礁为他人所占;中国主张“ 主权归我,共同开发”;按《南海行为宣言》办事;

我们应更多聚焦东海,日本的野心不可低估;

边界划分仍有不少功课要做,尤其是中印划界路漫漫;

五、中国如何布阵对外关系格局

“四面埋伏,八方来风”——评价并不为过;

“要处理好四对关系、解决好两翼问题”;

中国对外事务理念;

中国要有自己的大国、强国威权形象,但不霸气、不盛气凌人;

六、中美会走向战火对决吗?

朝鲜半岛战火一触即发,美国说:“对朝战略忍耐已结束”;

这一地区形势复杂的当事人是美国、韩国和朝鲜,中国是调停人;

中美有可能被第三方拉入险境,但中美历史上的两次交手令美当局记忆忧新;

中国决不轻易让美日探测中国“杀手锏”数据;

中俄对美在韩部署萨德非常反感,决不退让;

中美关系接近“临界点”,但双方又都比较清醒,尤其是特朗普需三思而行;

“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中方有诚意,也有耐心;

七、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武力统一”到来了吗?

容不得他人插手中国内政——台湾问题;

基辛格忧虑美国的对台政策;

蔡英文在“台独”道路上越走越远,这将迫使大陆武力统一;

习近平与马英九在新加坡的会晤是历史性事件;

“九二共识”是“定海神针”;‘一个中国’的原则容不得谈判;

胡锦涛的“六点坚持”表明了大陆的严正立场;

吴敦义与《亚洲周刊》的谈话另有玄机;

“钱七点”打动台湾各界;汪道涵、曾建徽的表态令人充分想象;

19561965年国共高层接触记实不能忘;

19963月台海“导弹危机”可能是未来台海“武力统一”的主要方式之一;

八、认清自己,不懈怠,求实干

“中国走近世界中心”,对此不必谦虚,但也要客观评估自己,不要忘乎所以;

“三农问题”、“工业化短板”、“两大挑战”、“三大风险”、“四对关系”、“理论创新滞后”……制约我们发展;

我们正在实施“三大方略”、“三大转变”;“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内外关联度;

中国内部安全问题不容小视:“台独”、“藏独”、“疆独”、“港独”;

强化爱国主义教育压倒一切,是永恒任务;

“居安思危”思什么?四个方面;

王安石的三句话颇有哲理,是对改革者的宽慰。

                      

一、什么是当今世界大势和时代潮流

认清世界大势和时代潮流,做到顺势而为,在当下尤为重要。现在的世界大势简而言之就是和平、合作、发展,也就是我们当今的时代主题;世界人民的心声是:求和平、保稳定、谋发展、促合作、改善生活;

面对复杂多变的形势,“我们既不能被浮云所遮眼,误判形势,使自己处于被动,也不能被乱花迷眼而情绪冲动,忘乎所以,保持清醒头脑,严谨审视亟为重要。在对外事务上尤其需要更多的理性,中国外交亟需战略视野,真正落实中央一再提出的“抓住战略机遇期,用好战略机遇来发展壮大自己”;但“运筹于策,缜密于行”尤为重要。

我们讲抓住机遇,其实就是正确判断形势,把握时代脉搏,做到为我所用。随着经济一体化、全球信息化的不断深化,科技进步的快速发展,交流合作的频繁,世界各国相互依存、你中有我,我中有你,谁也离不开谁。地球村的居民无法搬走,邻居也无法选择,只能求同存异,和平共处,共谋合作、互利共赢;

尽管世界局部地区动荡不断,战火连连,但大战打不起来,战火是局部的,和平则是整体的,局部紧张、整体缓和,局部动荡、整体稳定;国际战略安全形势整体稳定,而且这一态势仍在继续;经济全球化,国际政治民主化、世界多极化、全球信息化已是时代不可逆转的大潮。

但也应看到,霸权主义、强权政治继续横行,尽管它不可取,正在走下坡路,但它依然有能量;扩张与傲慢不应有,遭人唾弃,却依然有人奉行;封建家族统治已经没有出路,仍有人顽固坚守;民主自由不可或缺,但是遏制、封杀它们者大有人在……因此,整个世界仍将在曲折中前进和发展,守旧没有出路,倒退更是死路一条。

鉴于各种力量的交汇和碰撞,矛盾不断,遂使当今国际形势复杂多变,国际格局正处在急剧变化的转折时期,这是冷战结束以来少有的现象:如全球化和自由贸易受到空前挑战;气候变化、恐怖主义、难民潮等对世界安全构成威胁;中国的周边环境中国际因素比较凸显,不可小视;大国关系正经历重大调整,大国博弈激烈,中、美、俄三足鼎立之势已经呈现;新兴力量虽然快速提升,但尚未拧成一股绳,更谈不上可以制衡守成大国的为所欲为;美国新总统上台,许多不确定因素难以预料;世界经济恢复滞缓;世界范围的民粹主义活跃;国际上更换领导、求变的思潮抬头;年轻一代在政治舞台上尤显活跃……所有这一切也都伴随着世界大势的主流。

我国外交部在翻译“韬光养晦”时,英译为“低调行事”(to play low profile,我认为比较贴切。国内对这个问题的争论毫无意义。应更多地从智慧外交、战略理性外交层面上去理解它。

二、大国外交角逐新格局正在形成

中、美、俄三足鼎立之势已是不争的事实,他们的角逐态势将在今后相当一段时间里在国际舞台上、在一些地区性事务上充分显露出来,对此应有充分的估计和应对。这三个大国都是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是联合国创始国,又都是军事、安全、经济、科技、资源、人文诸领域举足轻重的实力派国家,其影响力非同一般。由于他们各自的外交哲理不同,价值观迥异,因此他们之间的相互关系,对世界事务的立场和观点、对利益的诉求等等相差很大,甚至有本质上的区别,有的很难融入世界大潮的主流。

当今世界,凡被称为大国者,都有一个共性,即:实力、地位、形象、影响力、责任担当、主导力等等,当然,人口、疆域、资源也是不可或缺的因素。无论是过去、现在、还是将来,大国又都是拼出来的,而被世界公认并受到关注或尊重,更是由他们责任心、担当力、贡献度来决定的,然而就当前而论,尽管某些大国称雄的基础和手段源于霸权、强权和扩张,与时代大潮相背。鉴于历史与现实的双重原因,他们的大国地位无法撼动。尽管他们的出发点和手段与冷战时期相似,但又不是冷战时期美苏两个超级大国殊死斗争翻版,而是具有新的内涵。

大国外交历来是国际关系和外交领域的一个热门话题,因为他们的作为攸关世界发展大势,关联并支撑着全球的和平与稳定,主导着众多全球性和地区性的重大事件的谈判和处理。美国自立国之时起,就确定了他们对外战略目标,即谋求保持美国的“大国优势”。奥巴马下台前在西点军校的讲话以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是最为典型的强权和霸道。一位有着白宫背景的芝加哥大学教授米尔斯海默直到今天还在扬言:“美国过去和现在都不允许别人强大,也不允许他人同美国竞争,不允许别人向美国的利益和美国有影响的地区发起挑战。”就在2016年秋在俄罗斯举行的由俄罗斯总统出席下的瓦尔代论坛上,他仍然把20年前的老调重弹。他甚至还说:“美国的外交政策就是实力政策,美印、美日、美俄合作都是为了遏制中国”,他认为奥巴马对形势判断有误,把中俄推到一起与美国抗衡,这番言论当即遭到出席论坛的傅莹的反驳。

客观而言,美国仍是当今世界上的霸主和强者,尽管他已开始走下坡路,当年风光正在衰退,但他仍能呼风唤雨,与人抱团,挑起战火,甚至肢解他国;中国正在兴起,正在接近世界舞台中心,尽管实力不断增强,但真正可同美国相抗衡还不具备足够的条件,力量对比正向着有利于中国的一方变动,但我们仍然要谨慎行事,不可感情用事,冲昏头脑,决不轻易暴露自己的“家底”,而是反复强调“斗智、斗勇、不斗气”,还要“斗而不破”;“绝不图一时之痛快,不争一日之短长”,放眼未来,谋求战略利益。

回顾1500多年来的世界大国博弈史,当前中美间的大国博弈涵盖了方方面面,包括意识形态、社会制度、地区及全球安全、军事、金融、能源、经贸、科技、合作、人文教育等多个领域,双边关系形成了全覆盖、多领域、全球范围的博弈,其现实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依存,谁也离不开谁。”这既表明中美关系的复杂深邃,中美间决不是一般的双边关系,而是牵动全局和全球动脉的特殊关系,它攸关世界大势;这同时又吿诏双方:“要谨慎行事,否则两败俱伤”。我们既要确保自身的核心利益和底线,同时又要照顾美国的利益诉求。但他若要在中国领土上撒野、耍霸道,那我们只能坚决应对。”中方提出:“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增信释疑、聚焦合作,合作共赢”。这对双方都有利。中美关系好好坏坏,但总的态势是朝着好的方向前进,尽管磕磕碰碰,但相互依存无法改变。中美关系是至关重要、相互依存、斗而不破的大国关系。对美国的外交哲理可用四个字概括:强权、霸道,对此不能掉以轻心。

俄罗斯继承了苏联的人才、资源、科技、军事装备、军事实力等方面的优势,才敢同美国叫板,普京的底气源于三个方面:一是上面提及的实力,二是俄罗斯民族主义在民众中的巨大蕴藏力,三是外交上的成熟老道,加上自己的果断、决策能力。这三个方面形成了俄罗斯敢于同美国抗衡的基础。美国担心的恰恰是俄国的7000多枚核弹头加上俄罗斯民族的强悍性格——俄罗斯的民族主义;

从历史上看,俄罗斯是一个靠扩张起步的国家,他们祖先来自北欧的斯堪的纳维亚半岛的强盗。据俄报载,他自1613-1914年的三百年间,俄罗斯的领土由圣彼得堡逐步扩张到乌拉尔、雅库特、楚科奇半岛、勘察加半岛、布里亚特、赤塔、中亚、高加索、黑龙江沿岸地区,最终形成了沙俄帝国的版图,其中许多疆土是从别国那里“兼并”和掠夺而得,二战后,形成了有15个加盟共和国的苏联。然而人为的帝国难以为继,在时过70多年后,仅仅在三年时间里,15个加盟共和国解体,这也表明,扩张来的领土难以融合在一起,更难以形成为一体。

俄罗斯的大国外交归纳起来也是四个字:扩张、傲慢。就其实质而言,同美国的外交内涵差别不大,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沙俄对中国侵略和掠夺的156万平方公里土地便是例证。(邓小平在会见戈尔巴乔夫时有过精辟分析)。中国希望同俄“结束过去、开辟未来”,而且明确表明,愿意按已形成的边界划界,过去的不愉快的事可以过去,但对方必须向中国人民一个交代,然后向前看,搞合作发展。但历届苏俄领导对此不作表态,更谈不上承认掠夺,就连列宁也食言。由此可见,中俄两国的边界划界虽已结束,但“结束过去”远未解决,这也许会成为今后两国关系发展过程中的病灶(纳扎尔巴耶夫总统前不久提及沙俄侵略哈国一事,遭到俄上下抨击,舆论哗然,这便是俄对自身历史污点的态度)。

中俄是互有需求、相互借重、结伴而行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俄不是结盟,双方也没有这样的意愿,现实也没有这样的必要。纵观世界外交史,凡结盟者大都是一种为了自身利益而形成的或被逼迫形成的一种联系或结盟,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联盟,更没有牢不可破的同盟,充其量是一种权宜性的联手,其成员都各有自己的打算。无论是德、意、日法西斯联盟,或美、英、法、中反法西斯联盟;无论是中苏联盟,还是如今的美、日、韩联盟和北约都是如此;

中俄关系目前处在历史上的最好时期,这是基于美俄、美中关系的现状,是基于美国把中俄同时列为对立面,一起加以围堵、封杀,结果互有需求、相互借重,使中俄走到一起,相互联手应对美国的霸权。一旦俄美关系、俄欧关系好转,俄对华关系肯定要作调整,对此要有清醒的防范和预期,因为在俄的外交天平上,美欧是第一位的,中国从来不是他的主要外交伙伴。在能源价格下跌,加上乌克兰危机、叙利亚危机,美欧对俄制裁加剧,俄资金短缺成为他的头等大事,在外交又处于孤立状态的情况下,俄罗斯能摆脱困境又能获得资金,还能销售自己的油气者只有中国,而中国对俄的军品、军技、资源等也情有独钟。因此,中俄今天的关系既是外部促成的,又是因自身之急需而造就的。

我们仍希望同俄维持并发展当前的两国关系,如果再能保持10-15年则对我太有利了。历史是面镜子,以史解史,方知国事;以史审事,可以治国;以史照人,可知其人;以史为鉴,让人清醒。鉴史方可知今,继往才能开来。这对审视当今以及今后的中俄关系极为重要。宁可判断有误,但不能放弃防范;应变不测不可或缺。

普京崇敬的一位俄罗斯人名叫伊凡·伊里宁,他的哲理深深影响着普京。

俄罗斯的外交风格极具俄罗斯民族性格,对决很果断;同时也充分反映普京的行事风格:周密决策、果断行动、进退自如、见好就收,有人说“应很好学习俄罗斯的外交运作”,学习谈不上,因为中俄大国外交实质相距较远,借鉴则实有必要,俄敢于对决也是基于他自身的军事实力,看准了美国的软肋就冲击。中国人有时过于讲究“温良恭俭让”,有时太“温文尔雅”,这是民族性格决定的,但不是永恒的,随着时代和环境的变化,原有的一些东西并不是不可改动。当中国正接近世界舞台中心时,原有的心态、性格也需要调整,大国的形象要保持,大国的尊严要维护,大国的威权不可丢,只要不出格,不过头,要把原有的文明传承与现代形象有机的融合在一起。

三、中国的大国情怀和鲜明的外交哲理

中国的大国情怀由来已久。在世界古代历史上,中国有过辉煌,如四大文明古国,中国赫然榜上有名:埃及、印度、中国、巴比伦。除了中国生生不息,充满活力,屹立于世界强国之列外,巴比伦已湮没,埃及正难以为继,印度仍在发展,但同中国无法相提并论,只有中国快速崛起,令世人刮目相看。

在历史长河中,尤其是自秦汉以来,中国就出现过三次长达将近500年的盛世:汉朝文景之盛治;唐朝贞观开元之盛世;清朝康熙、雍正、乾隆三代之盛景,永载史册,为后人自傲。

今日之中国正接近世界中心,这是基于他的实力、影响力、作用、担当、导向得到世界的公认。但中国强国之路漫漫,道路曲折,前途光明,任重道远。我们不能过于谦卑,但要谨慎;不能懈怠,但要实干,实力是干出来的,是拼出来的;唯如此,我们才能实现自己的大国、强国情怀。

中国响亮地向全世界发出声音:我们衷心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努力,多一份和平、多一份合作,变对抗为合作,化干戈为玉帛,共同构造人民共有、共享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世界那么大,问题那么多,国际社会期待听到中国的声音,看到中国的方案,中国不能缺席”。(习近平《新年献辞》)

中国几次调整外交政策:从20世纪中叶开始,世界形势主流已从战争(包括革命)转向和平,和平共处时代到来;从80年代开始,中国顺应潮流,利用难得的机会,坚决推进改革、开放、发展,融入世界、快速崛起,才有了今天的局面,改变了世界力量的格局。尤其是最近30多年里,中国有过三次外交政策的调整,从而为中国的大国、强国情怀的实现创造了条件:一是上个世纪80年代前,是战争不可避免,还是和平已经到来?二是80年代末90年代初,中国精确判定:和平与发展是当今世界的主题;三是现在正进行新一轮外交政策调整:在坚持和平、合作与发展为当今世界主题基础上,主张构建以合作共赢为核心的新型国际关系,尤其是大国关系,主张构建人类利益和命运共同体。理念是求同存异、和平共处,以和为贵,以和为尚;路径是互鉴互学、相互包容、互联互通、合作共赢。中国“一带一路”构想的提出得到了如此众多国家和国际组织的认同和支持并非偶然,这表明中国在国际事务中的主导作用大大增强,当然,也有短板和空白之处,这无法避免。

中国在对外事务上的义利观和对人类的责任感已构成中国外交的两大亮点。对此,无论是美国,还是俄罗斯;无论是守成大国,或是新兴大国,都无法与中国相比,这表明中国的世界地位和影响力,表明中国已接近世界中心。

四、中国的周边环境复杂深邃,充满各种大国和国际因素

中国的快速和平崛起,引来不少非议,因而打压、围堵、制裁不断;疑惑、观望更有之。美国把中国作为头号对手,伙同日、韩、澳、印、新等国,在东海、南海炫耀武力向中国施压,并放话要对中国的“海上霸权”进行“抗衡”,中国的周边环境究竟如何?基辛格曾说:“中国的周边环境是世界上最为复杂的外部环境”,这一评价比较确切:

中国周边陆上与15个国家相连,共2万多公里;在海上与11个国家相邻,共3万多公里;

中国周边的国家中有大国,也有小国,有强国,更有弱国,加上意识形态差异,宗教信仰不同,经济社会发展水平不一,以及因历史上的恩恩怨怨长期积淀,情况错综复杂;

目前世界上共有较强的军队25支,而我国周边就有7支;

建国以来,中国共介入9次战事:同美国两次,同国民党台湾两次,同印度两次,同越南一次,同苏联一次,频率相当高;

南中国海包括东沙、中沙、西沙以及南沙,共有岛屿75个,沙洲13个,暗礁113个,暗沙60个,暗礁31个以及礁石(已命名)6个,计298个,其中规模较大的岛礁、沙洲共88个(西沙12个,中沙7个,南沙最多69个)。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西沙、南沙许多岛礁为越南、菲律宾、文莱、马来西亚等占领,越南占领最多,他甚至杨言:“西沙、南沙诸岛屿均为越南的领土”。

根据国际公约和国际法,中国的主权无可置疑,因此中国提出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并力促2002年五国六方签署了《南海各方行为共同宣言》。但越、菲背离《宣言》精神,造成今天的局面。中方反对域外国家插手南海争端,主张由当事国坐下来谈判解决争端,非当事国不应利用南海事务来搅浑局势达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若深入观察分析,东海则是紧张形势的前哨,也是有可能是战火的爆发地,我们应把目光更多聚焦东海。

(一)中国同周边国家的边界划分大部分已解决。

如中俄间4000多公里的划界已结束,但俄始终不承认沙皇俄国通过不平等条约侵占了中国156万平方公里土地,在“结束过去”这个问题上表现很差,这或许要成为两国关系发展上的“病灶”;

中韩、中朝海上划界,对方有非分之想;

中越海上(北部湾)划界仍留有“尾巴”;在南海仍占了我众多岛礁;

中蒙、中哈、中塔、中吉、中巴边界划分已解决;

中印边界在东部藏南地区约9万多平方公里,中段在中、尼、印交界处,约2000多平方公里,西段在阿克赛钦地区,约3.8万平方公里,尚需通过谈判公平合理地解决。中国的立场是:东段的麦克马洪线中国不予承认,这是殖民时代的产物(达赖五世的出生地就在那里的达旺),可以商谈重新划界;中段较容易解决;西段没有商谈的余地;

(二)中国的周边充满各种国际因素:世界热点地区、大国博弈、能源安全;

(三)中国周边最不安全的除了东北亚,就是东海,对此不能忽略。

五、中国如何布阵对外关系格局

面对严峻、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我们用“四面埋伏,八方来风”来形容中国的周边环境并不为过。中国如何布阵自己的对外关系格局?中国的外交理念为何受到世界众多国家的赞赏和支持?

中国在对外事务中一贯主张以和为尚”,“以和为贵”,“和平共处”,即“和而不同,求同存异,和平共处,和衷共济”以及“不以意识形态论亲疏”,力争做到“人心相通,货币流通,道路畅通,语言沟通,互联互通,相互包容。

中国的对外关系布阵是:周边是首要,大国是关键,发展中国家是基础,多边是重要舞台。

中国要处理好四对关系,即:

① 至关重要、相互依存、斗而不破的中美关系;

② 互有需求、相互借重、结伴而行的中俄关系;

③ 相互尊重、包容支持、互利共赢的中欧关系;

④ 以史为鉴、登高望远、相持不下的中日关系;

中国还要解决好两翼问题,即中亚及远东。

中国秉承几千年来文明传承:亲、仁、善邻,国之宝耶:“与邻为善,以邻为伴”;坚持“睦邻、安邻、富邻”政策;

“周边是我必争、必保、必稳之地域”;“周边不幸,我无宁日”;“我们不惹事,但也不怕事情发生”;

“宁失千军,不失寸土,老祖宗留下的土地一寸也不能丢”;

“原则要坚持,利益要维护,形势要管控,方法要灵活”;

“一旦对方踩上我国的底线,损害我国的核心利益和尊严,我必予以回击”;

“必须充实同周边国家关系内涵,使务实外交同战略外交紧密结合”;

“要做好不怕打仗的各种准备,敢战才能言和”;

“我们不谋求霸权”,“今天我们不称霸,将来中国富强了也不称霸”;

“中国主张构建人类利益和人类命运共同体”;

我们主张建立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通过“和平共处、合力协作、相互包容、互通互联、共同发展、共享成果。”

既要严守底线,以实力作后盾,不退缩、不弯腰,又要灵活周旋,以柔克刚,刚柔并济,以智慧取胜;既要表现出大国应有的威权和责任担当,但不霸道,又要有韧劲,敢进敢退,进退自如;既要运筹于策,缜密于行,又要有勇有谋,游刃有余,斗而不破;该强势时不手软,该热情友好时又不吝啬;该出手时决不犹豫,该收手时体面了结;掌控好分寸,不搞极端是关键。

谦让永远是中华民族的待人之道和做人之本之美德之一,但在涉及大国风范方面,必要的“神气”和“盛气”不可无,只要不盛气凌人;必要的“狂气”不可缺,只要不妄为。任何时候我们不俯视别人,决不高人一等,欺负他人,但也决不去仰视他人,望其项背,低三下四求人。我们反对冷战思维,也不允许重开冷战,但更珍惜民族尊严,不怕别人说自己是“狭隘民族主义”。

六、 中美会走向战火对决吗?

朝鲜半岛形势相当严峻,而且变得越来越糟。金正恩抗拒联合国决议,顽固坚持核试验和导弹试验,在国内不顾民生,不顾民族生计,推行金家的“军事共产主义”;美、日、韩借金正恩违背联合国决议,频频搞军演,规模之大,水平之高,非一般军演所能解释,背后的真实意图一目了然,既剑指朝鲜,又针对中俄,美朝不愿坐下来通过谈判解决争纷,好不容易要在美国举行双边谈判,又因金正男之死而使会晤取消,许多迹象表明,东亚正在走向一条通往战火冲突的不归之路:局部战争会因擦枪走火而起,中美会被第三者拉入其中,中美都面临两难抉择。

中国政府和军方在早前已放话:“决不允许别人在自己的家门口滋事生非”。朝鲜当局在核试验和导弹试射方面的地点选择对中国相当不友好——选择在中朝边境附近,一旦美国下决心摧毁这些基地,必然危及中国的安全,中国怎么办?回应吗?如何回应?都需要慎之又慎,周密又周密。

美、韩军演和美、日、韩军演的背后就有剑指中国的内容:逼迫中国出手援朝,逼迫中国亮出自己的杀手锏,以使美方及早掌握中国导弹数据,而中国绝不会轻易亮剑,不必要的把数据过早暴露所付出的代价太大,实在不值得。但中国已经放出狠话,如何做到既可介入但不陷入;既可强硬,又不把话说绝。现在我们竭力主张:朝鲜半岛的形势僵局在于当事国美、朝,希望他们坐下来通过谈判解决争纷,中国仍愿继续做好“搬道工”的工作,力促六方会谈恢复。美朝的战略目标相距甚远,但又有共同之处,似乎又有接近处——即对付中国!朝鲜的胃口太大,他要让别人臣服,这是做梦!美、日、韩对朝鲜祖孙三代所形成的封建家族统治进行改观也很难实现。

一方面东亚战火很有可能爆发,但朴槿惠的下台又使这种可能有所减弱,美国的战略意图未变;中国虽在早前放过话,但在最近,无论是外交部发言人,还是国防部发言人以及外交部长本人均对此更多强调美、朝坐下来谈判,中国愿继续做“搬道工”。纵观以上情况,中美双方底线又似乎都是“不开战”,中美历史上曾有过两次交手:一次在朝鲜,即抗美援朝;另一次在越南,帮助北越抗击美国支持和操控的南越。对此美国记忆犹新,而且也非常在意,美国军方和政界正是通过这两次同中国交手而了解中国,这两次历史教训美国记忆犹新。

美国的一贯政策是自己在幕后指挥、操纵,让别人去踩线,当炮灰。当然,美国在称霸于世,推行强权政治方面,也有亲自出马,伙同别人去肢解他国,如对阿富汗、伊拉克以及当年的朝鲜、越南等国。如果对手是比较强的,而且又是较难对付的,美国则更多让别人去冲锋,自己则提供军事装备和信息,共同策划,配合行事。

中美关系已接近“临界点”是基于新任总统的不友好、不理智的多次放话和推行的对华政策,这一判断不是空穴来风,当然,“接近临界点”并不是绝路、死路,也不是完全无计可施,中美建交以来,遇到的事不少,一路走来,坎坷不断;历任总统,尽管党派有别,但对华政策基本不变,因此“中美关系总是好好坏坏,好也好不到哪里去,坏也坏不到哪里去。”中国一再向美方发出声音:“不冲突、不对抗、相互尊重、合作共赢”。

中国仍应以争取发展战略机遇来应对中美间的矛盾和争纷,主动沟通,淡化情绪,但对别人的威胁、欺侮也不能无动于衷,如果非要逼我出手,我也无可奈何,但一定要做到运筹于策,缜密而行,慎之又慎。

4月上旬,中美元首在美举行庄园会晤获得成功,为两国关系因新总统上任面临的困境而带来转机。会晤时间虽短,但成效显著,获得好评,如彼此加深了解,信任度提升;双方建立起各种沟通渠道进行磋商;对热点问题交换了意见,有共识,也有分歧,双方表示继续不断沟通……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实现两个大国元首的会晤不是件易事,何况对手又是刚刚上任的美国新总统,难度太大了,但中国做到了,而且会晤设计规格之高、参与人员之广以及接待礼仪、商谈内容等都令人注目。难怪外国驻华使团们说:“这次中美元首会晤的总导演是中国,中国是大赢家”。中美关系有可能借此次会晤而避免了一些麻烦事,两国关系也会出现一段相对平静期,而这正是我们所需要的。

七、 大陆反对任何形式的“台独”,“武力统一”到来了吗?

台湾问题是中国遗留下来的内政问题,别人无权干涉,更无权插手。中国同所有建交国家都言明在先:台湾是中国领土一部分,台湾是中国的内政,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

经过一个甲子年,甚至快70年了,两岸的统一尚未解决,这是由内外诸方面的原因造成的,外部的因素则是美、日的插手,所以基辛格说:“美国同中国可能发生冲突,但绝非因为共产主义,而是缘由民族主义,绝非美国的全球称霸,而是因为台湾问题”,因此,中美关系中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台湾问题:美国就是希望台湾保持现状,不独不统,用台来牵制中国,消耗中国,这对美最有利。

蒋介石、蒋经国作为政治家,可取之处便是:坚持一个中国,大陆、台湾都是中国的范畴,决不允许台湾独立,对此历史将予肯定,从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两岸高层有着联系就是基于双方都坚持“一个中国”,只可惜未果而终。

民进党蔡英文上台后,推行各种形式的“台独”,在分裂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在这种情况下,武力统一的因素剧增,但大陆不愿看到这一点,更不愿意走到这一步,大陆方面仍呼吁台湾方面回到“一个中国”的道路上来,并表示仍将尽一切可能和尽最大努力来推进和平统一,但两岸能否实现和平统一并不取决于大陆一方。如果和平统一被彻底破坏,那将会出现一场台海战役,这将是中国内战的最后一次战役,而且又是内外交叉,各种因素混杂在一起的世界范围的重大事件,其情景可以想象,但后果不堪设想,对此要有足够的智慧和胆量,更要有充分的、周密的考量,能不走到这一步我们绝对要避免,但这又不完全取决于大陆。

2015117日习马在新加坡会晤,是台海两岸关系中的重大事件,这是因为:1大陆准确把握形势、主动掌控、周到布阵,及时应对台岛内出现的形势变化而作出的抉择;2既体现了大陆的诚意和高姿态,又给当时的马英九一个机会,给国民党在选举不利情况下一个支持信号,同时也给马英九一个告诫,如果国民党继续执政,必须拿出勇气和胆量向和平统一的道路上快步走,迟缓、犹豫必将是绝路;3如果民进党上台,同时又给他一个警告,并向他划出了底线:“九二共识”(即同属一个中国)是两岸关系的政治基础,是“定海神针”,明确指出:“若基础不牢,将地动山摇”,(非常形象且严正气壮)。现蔡英文上台快一年了,其所作所为充分印证了大陆当时的判断和布阵是到位的,习马新加坡会晤使大陆牢牢占据了主动。(事后张志军主任有过六点评价)

在对台关系上,大陆有两点是绝对坚持、绝对不动摇的,也是不可谈判的:一是台湾必须接受一个中国的原则;二是不允许台湾寻求“独立”。“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中国,中国的领土和主权不可分割”,“‘一个中国’的原则没有商量的余地,这是谈判的前提。‘九二共识’的灵魂和核心就是‘一个中国’”,只要台湾当局承认‘一个中国’,双方什么都可以谈”。台湾当局和其他一些人把“一中各表”作为“九二共识”的重点则别有用心。说白了,他们坚持“一中各表”,就是“一中一台”,“两个中国”。

大陆自始至终向台湾、美国乃至全世界宣称:“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和平统一,但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台湾的和平统一将不可能”这一点特别重要。美国多次提出此事,一些善良的人也向我们建议,但大陆不能承诺,因为无论是中国,还是在外国,和谈双方的谈判进程或和约的签署并不是自愿的,都是武力逼出来的,中国在解决台湾问题上也是如此,胡锦涛代表大陆已作出明确表态:

① 坚持一个中国的原则决不动摇;

② 争取和平统一的努力决不放弃;

③ 贯彻寄希望于台湾人民的方针绝不改变;

④ 反对‘台独’分裂活动绝不妥协;

⑤ 积极促进两岸合作,坚决推进两岸合作,坚决维护台海和平稳定,推进中国和平统一大业。

钱其琛在2002125日的谈话已将未来两岸统一蓝图勾画出来;

汪道涵对未来两岸统一后的国家名称也有过表述:“何不叫现在时的中国?”

原中宣部副部长、全国人大新闻发言人曾建徽对未来国家统一后的国家政治体制也有回应:“我们反对搞邦联!”但对联邦未作回答。这些点点滴滴的字里行间都令人充满想象,但又都包含着有关两岸统一的宝贵信息。

1956年——1965年台海两岸高层通过密使有过接触,且级别很高,几乎可以正式签署和平协议了;

蒋介石去世后,两岸又开始高层接触:1982724日廖承志修书蒋经国,但由宋美龄回信;1987324日杨尚昆回应蒋经国,但无果而终;1991124-5日国民党元老丁中江来京会晤江泽民,谈张学良、蒋纬国访大陆一事;19921028-30日南怀瑾先生促成在香港的汪辜会谈;19944-11月,19953月,曾庆红与苏志诚三次会晤;20085月国共两党在北京举行历史性会晤,胡锦涛与吴伯雄各自提出两岸关系的16字方针,值得回味;

马英九上台后提出“三不”:不统、不独、不武,其实质是“一中一台”;

19963月的台海导弹危机,不能忘却;

我们的立场是:“争取谈、不怕拖,准备打”;

八、认清自己,不懈怠,求实干

我们既要认清世界大势,把握机遇,更要认清自己,客观、科学地看待自己的进步和成绩,实事求是地对待自身的问题,我们正接近世界中心,但无论是外部环境还是内部形势都清楚地告诉我们:中国的和平崛起路漫漫,或者说,道路曲折,前途光明。中国的国情简单说来就是:

① “三农”问题长期困扰我们,使我们的全局运作增加了不少难度,这是中国发展之疼,但又是中国发展之本;

② 中国的工业化存在短板,既有历史原因,也有我们工作上的失误;

③ 中国的经济社会面临两大挑战:在没有完成工业化的情况下面临信息化的挑战;企业是在尚未市场化的情况下面临全球化的挑战;

④ 始终面临三大风险:政治、金融、自然风险;

⑤ 要处理好四对关系:公与私(国营与民营)、党与国家、官与民、政府与市场;

⑥ 理论发展与理论创新滞后于实践,直接制约发展和改革;

⑦ 正在实施三大方略:发展改革强国方略;依法治国方略;科教兴国方略;

⑧ 正在实施三大转型:经济发展模式:由粗放向集约转变;经济社会形态:由计划向市场转变;政治社会形态:由人治向法治转变;

⑨ 中国的安全问题较为突出,而且又是内外关联:“台独”、“疆独”、“藏独”加上“港独”;三股势力猖獗: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应强化对“港人治港”、“高度自治”、“一国两制”的正确阐释;

“港独”一词已在2017年人大的《政府工作报告》中首次提出,香港回归20年了,但《基本法》的一些基本概念宣传普及不到位:“港人治港”是爱国爱港的人才有资格管理香港;“一国两制”首先是承认拥护一国,后才有两种制度的并存,前者是基础;“高度自治”是有限度的,不是完全自治……所有这些我们在香港的传媒宣传不够,在主权的自律教育中未予贯彻到位,更没有形成香港特区自己的主流媒体,20年时间说短,但又不短,该做的许多事情未做到,这是教训。

“藏独”、“疆独”不是孤立的,它们同世界范围内的恐怖主义、分裂主义息息相通,相互勾结。搞恐怖、搞分裂不得人心,但却有相当的迷惑和欺骗性。“寺庙里藏了几个坏人”,“养了一批懒人”,“寺庙里的神越位”达赖要在西藏搞“宗教的西藏=文化的西藏=藏人的西藏=宗教自治的西藏,即政教合一”、“神权社会”,我们必须把它改过来为“世俗社会”;新疆的三股势力与毒品走私紧密相联,尤其是恐怖活动相当猖獗加上新疆166.49万土地面积中,沙漠、戈壁、荒漠就占了60%以上,给新疆的发展带来许多困难,加上某些政策上的缺失和一些干部工作上的失误,给敌人以可乘之机。

⑩ 爱国主义教育应是压倒一切的首要任务,是永恒的思想教育主题。

要警钟长鸣,居安思危:

一思失本之危,以人为本不能忘;

二思失传之危,几千年历史文明传承不能丢

三思失宁之危,营造良好的外部环境至关重要;

四思失衡之危,发展绿色经济,保持生态平衡不可缺。

宋朝改革家王安石说:天变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这表明作为改革者应无所畏惧,要勇往直前;在改革发展的时代,都要与时俱进,不能默守陈规,创新才是生命之源。

以理论创新为例:邓小平提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论”和“社会主义混合所有制”等一系列理论,如何从理论上加以全面阐述并指导我们的实践?《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政治经济学》在哪里?《关于混合所有制的经济体制论说》又在哪里?如此等等;

中国自古至今有很多事情值得总结,尤其是历史事实,要还原于人民,让人民一代又一代记住历史,“以史解史,方知国是;以史审事,可以治国;以史照人,可知其人;以史为鉴,让人清醒”。“鉴史方可知今,继往才能开来”。

李政道先生有一句话:“做学问,须学问,只学不问非学问”。我再加上半句:“又学又问真学问”。

                                    20174月)

 

学术交流
通知公告
三期必开一期永久